—— 2019 —— 02/15 19:41
0
0
—— 分享 ——

力破致命“药荒”,短缺药生产基地扩容至6家

来源: 时代周报
  |  

“自国内放开药品价格管控以来,短缺药问题就一直存在。这个现象目前正在越来越严重。”1月2日,陕西省药品质量管理协会执行会长单升高向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现有价格机制并未发挥出应有的调节作用,且市场缺少严格的监督管理机制,出现恶意垄断原料药所致。

据记者梳理,2019年以来,贵州省、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等多地依然陆续发布短缺药品清单。

针对药品短缺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国家药监局综合司2019年12月31日联合发布《关于公布第二批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名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公布第二批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名单。

它们分别是:远大医药(中国)有限公司和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牵头组建的联合体;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组建的联合体;华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石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牵头组建的联合体。

1578619706178743.JPG

破解短缺药问题,2020年正是大考之年。2019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指出,要从药品生产、采购、使用、储备以及价格监管等方面施策,力图2020年实现100种小品种药(短缺药)稳定生产供应。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短缺药一般是价格比较低以及医保目录中的药品,但是由于利润小或需求少等多种原因,导致医药企业没有能力持续生产或者不愿意生产而造成市场短缺。

六大生产基地就位

“短缺药品集中生产基地”,顾名思义,入选单位企业要完成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任务,保障小品种药(短缺药)的稳定生产供应工作。

为保障药品供应,2018年1月,国家工信部联合卫健委、发改委、药监局(四部委)共同组织开展小品种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通过协调解决小品种药(短缺药)文号转移、委托生产、集中采购、供需对接等问题,保障短缺药品供应。

2019年1月,第一批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名单公布。由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各自牵头组建的联合体,来建设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以保障短缺药供应。

单升高表示,进入建设名单的企业必须要具备小品种药(短缺药)生产保供经验,且拥有一定数量的生产文号。

此前,四部委下发的《关于组织开展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的通知》中明确了集中生产基地的入选标准:建设小品种药集中生产基地的企业应是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拥有20种以上小品种药生产文号和原料药配套生产能力,符合在产药品(疫苗)剂型全、质量控制能力强、配送网络覆盖广等要求,能够履行稳定生产和保障供应的责任义务。

单升高指出,建设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有利于保障短缺药品的供应,同时企业进入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名单,则可以享受政策上的一定优惠,保障了生产小品种药品的企业的利润。

组建“药联体”,建设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药品短缺问题。

上海医药集团副总裁、小品种药(短缺药)供应保障联合体理事长顾浩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药联体成立后,会根据药联体成员单位生产供应情况,确立品种的短缺药目录,由各企业分别负责不同品种的生产供应。 “国家范围内短缺药供应如果有什么情况,工信部会与我们(药联体)沟通,提前备货保供。”

源头破解“一药难求”

虽然建设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有利于缓解“药荒”问题,但是药品短缺问题仍然长期存在。

单升高解释道,药品价格放开后,从原料药生产商到药品生产商,各利益主体不再满足于生产低价药品,药价越高,其获利越大。因此,进行恶意垄断的行为也就越多。

“很多短缺药的生产技术要求并不高,原料药也不贵,不良企业就通过这种原料药的垄断式经营,导致了市场的断供,其目的是抬升药价。”单升高说。

实际上,近年来原料药价格暴涨的新闻不断出现。2015年,一种用于白细胞减少症、各种心脏疾患及慢性肝炎、肝硬化等的原料药肌苷,价格曾从92~95元/kg迅速涨至200元/kg,涨幅超过100%;

2018年,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一个月内价格就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涨幅高达58倍。

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2018年曾公开表示,不少原料药的价格较前几年提高了二三十倍,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kg,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kg,最终由政府部门介入才得以继续生产。

上游原料药价格波动对下游供应、销售等带来诸多方面影响,国家发改委多次打击恶意垄断,开出巨额罚单,但仍然屡禁不止。

单升高指出,目前针对原料药垄断行为的处罚力度较轻,“与抬升原料药药价所带来的利润增量相比,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罚款的罚款太少了,惩罚力度不够。”此外,他指出针对垄断行为的界定还有模糊之处,“不良企业的垄断行为,其风险与‘作恶’成本远低于药品涨价带来的暴利,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力度对垄断行为进行监控和处罚。”

站在企业角度看,史立臣则直言:“药品短缺问题不应该只在供应端找解决思路。”

史立臣表示,解决药品短缺问题,应该看到短缺药生产企业合理利润空间诉求。具体做法上,应该解决过去地方招标价格长期僵化的现状,实现灵活报价,提高企业生产积极性。此外,形成全链条监控体系,既保障短缺药品的生产和供应,又同时保障企业生产此类药品可以及时拿到医院的回款并保持一定的合理利润空间。

标签:

特别声明:本文系药素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