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 02/15 19:41
2,498
426
—— 分享 ——

带量采购后,国产“格列卫”卖出全球最低价

来源: 赛柏蓝
  |  

至少在这个品种上,《我不是药神》同款的故事不会再重演。

1、国产“格列卫”中标,价格低于印度仿制药

今年《我不是药神》电影的大爆,使片中“格列宁”的原型“格列卫”进入人们的视线。片中,由于原研药品的高昂价格,使很多患者不得不铤而走险去印度购买未在国内上市的仿制药。

此时,原研药和仿制药的价格博弈也又一次成了热点话题。然而,近日,4+7带量采购的拟中标结果公布,中标价格为623.82元/盒,相比近三年的中标平均价,降幅达24.54%,而此时,原研药企的市场占比在80%以上。

据《证券日报》报道,一位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专家表示,这个药在经过医保报销之后,比印度的仿制药还要便宜。

剧中商品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通用名为“甲磺酸伊马替尼”,用于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这款“神药”将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足50%提高到90%。

据了解,这款药的原研药物由诺华公司开发,胶囊剂型和片剂均于2001年获得FDA批准,2002年4月胶囊剂型进入中国市场,片剂于2004年12月在国内获批。

2、无论量价,原研药占据绝对市场

此前,国内市场在售的甲磺酸伊马替尼市场由4家生产企业分割,原研厂家诺华的格列卫市场份额最高,为80.29%,江苏豪森的昕维市场份额为10.97%,正大天晴的格尼可市场份额为8.53%,石药欧意的诺利宁市场份额为0.21%。

1545013252952122.jpg

(图片来源:CPhl.CN)

根据2018年各个地区原研药和国产仿制药的中标价格可得,以北京和四川两地的价格为例,无论是原研药还是仿制药,地区差异并不大——但价格差异很大,无论是国产仿制药中价格最高的昕维(在四川的中标价为1180元),还是价格最低的格尼可(在北京的中标价为872元),中标价均为原研药品的十分之一左右。

1545013268888503.jpg

一直以来,作为一旦进入“急变期”就再也无药可治的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在选择药物的时候,只能十分谨慎的作决定,在国产仿制药缺乏疗效保证的情况下,他们将更倾向选择原研进口药品。

据悉,7月5日,江苏豪森收到了CFDA签发的甲磺酸伊马替尼片《药品补充批件》,成为国内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正大天晴的格利宁也在申报一致性评价的进程中。

过了一致性评价,则药品在质量疗效上达到了及格线,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原研药企的市场。

事实上,对原研药企的量价造成重击的可能是带量采购。

3、《我不是药神》的故事不再重演

9月6日,翰森制药(豪森药业)披露赴港上市的招股书。招股书中显示,集团的核心品种甲磺酸伊马替尼2017年的销售收入为人民币25亿元,自2016年增长7.3%,截止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较去年同期增长34.5%。

据《证券日报》报道,江苏豪森也在不断经历着中标价格与销量如何平衡的挑战——昕维销量增加是由于临床需求持续保持强劲所致,但该增加由于集中招标竞争加剧而导致的价格下降所部分抵消。

那么市场会有什么样的波动?

首先从价格来看,此次带量采购,虽然昕维的降价幅度没有其他品种动辄90%那样惨烈,但随着过评品种越来越多,在“最低价+唯一中标+一年一招”的规则下,价格只会越来越低,低到接近成本线。

据华尔街见闻测算,大部分品种降幅要在80%,所以低于这个数的品种明年/后年大概率还要继续降价。

再从“量”来看,昕维此次中标,获得了11个城市60%~70%的市场份额,而本轮试点采购覆盖的北上广深和省会城市,基本涵盖了全国60%的药品市场,原研诺华未中标,显然是降幅未够,主动放弃了大块市场。

于此同时,带量的市场也许还会扩大,华尔街见闻推测:价格大概率会全国联动,因为各省有动力推广,作为政绩工程。

在这样的量价冲击下,诺华显然难以保持住80%的市场份额了。

在这样一个带量采购的背景下,昕维的价格降到比印度仿制药还低,至少在这个品种上,《我不是药神》同款故事的故事不会再重演。

标签:

特别声明:本文系药素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